病危患者

嘛......钟爱于五夜熊和发糖主双金(甜的)和兔熊,欢迎小天使们来鞭策我ˊ_>ˋ

最近处于精神半崩溃期,不定时癫疯请见谅

妈的花体真凶残

那个大写E简直是反人类

至于区别

上面那组,仔细看的话每个字母都会有为连笔准备好的连线,所以比较适合连写,一口气一大串也不会乱,实用性比较强

下面的能看出来特别是大写字母圆圈比较多,只能一个一个写,装饰性强一些,要是强行连笔大概会显得很乱。。。

因为我没试过XD

我不发糖了妈卖批

嗯怎么说呢上午闲着没事在圈子里

     乱翻

结果看到了一篇

             很久以前

过了这么久仍然威力不减的

        双•金•刀

我服气了

双金这对本来就是

                 可甜可虐

甜起来齁死人

虐起来

     不留活口

我一直以发糖为

              信仰

就算是强行甜怎么说也是

        甜

可你们这群人就知道写

  刀子

       玻璃渣子

行了你们开心

            就好

刀就刀吧

我以后不发糖了我就看着你们

                 刀

劳资以后不码双金了

沉迷兔熊不能

    自拔

                                  谁敢拦我

                                         我就咬他

披萨店的每夜唠嗑

咳咳嗯

刀子是有后续的

尽量给甜回来了

可我就是不发XD

论坛梗嗯

大概还有校园梗直播梗啥啥的

毕竟我的脑洞发起疯来自己都怕

XDDD

——————————

11:20
【绅士熊】快到十二点了诶

11:20
【黑•白•紫】晚上好吖~

11:21
【PIZZA! ! !】嗯又到了愉快的吓保安时间

11:21
【来呀冲刺跑啊】又要被手电筒闪瞎,讨厌

11:21
【名字烂大街】然而劳资已经不怕你们了

11:22
【绅士熊的老公】冒泡

11;24
【绅士熊】等会楼上你这个ID怎么回事给我解释下

11:24
【绅士熊的老公】嗯哼,还以为你不会发现呢

11:25
【绅士熊】你当我瞎嘛快改掉混蛋!

11:26
【绅士熊的老公】好吧好吧我改~

11:26
【紫色兔子】可以了吧?

11:26
【绅士熊】切

11:27
【PIZZA! ! !】噫楼上俩日常虐狗

11:27
【黑•白•紫】+1

11:27
【绅士熊】靠!哪有!你从哪看出来的!

11:28
【紫色兔子】嗯哼被发现了

11;28
【绅士熊】你!闭!嘴!

11:29
【紫色兔子】好好好我不说了,呵呵

11:30
【我恨电池】喂Mike你的手摇发电式手电筒呢借我下

11:30
【身高一米八】哈哈哈哈哈我怎么可能让你拿到呢哈哈哈哈哈

11:30
【我恨电池】气球矮子你闭嘴!

11:31
【名字烂大街】我等会给你送过去吧

11:31
【玩具熊】要我帮忙嘛?

11:32
【来呀冲刺跑啊】喂你怎么能这样

11:32
【爬墙扛把子】喂你不能这样

11:32
【玩具熊】大不了你俩别去门口咯

11:33
【来呀冲刺跑啊】那很无聊啊!

11:33
【爬墙扛把子】别闹还要吓Jeremy呢

11:34
【我恨电池】有人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11:34
【来啊冲刺跑啊】没有

11:34
【爬墙扛把子】没有

11:34
【身高一米八】没有哈哈哈哈哈

11:35
【黑•白•紫】没事只要他上好发条就行~

11:35
【我恨电池】。。。。。。

11:36
【邦邦Candy】有人看见我的吉他嘛

11:36
【料理一流】大概和我的喙放在一起

11:36
【邦邦Candy】那你的喙呢

11:37
【料理一流】不知道(滑稽

11:38
【弹簧Trap】我找不到撬棍了耶

11:38
【黄金熊】你落在保安室了。。。

11:39
【弹簧Trap】哦哦我想起来了我现在去拿

11:40
【鬼屋保安】靠靠靠别过来!

11:40
【弹簧Trap】切,谁管你

11:40
【宅,拯救世界】冒泡

11:41
【暗影熊】楼上不出来透透气吗?呵呵

11:41
【宅,拯救世界】我拒绝。还有你们这群熊的ID是串通好的吗。。。

11:41
【绅士熊】并不是

11:41
【玩具熊】只是巧合

11:41
【黄金熊】我只是觉得ID并不是很重要......

11:41
【暗影熊】呵呵呵

11:42
【紫色兔子】我们也把ID统一一下怎么样?

11:43
【邦邦Candy】不要

11:43
【弹簧Trap】难道我要改一个金色兔子?可我不是金色的呀?

11:43
【宅,拯救世界】不想改。。。

11:44
【真•绅士】大不了改掉。Bonnie我看你再怎么搞事情

11:44
【紫色兔子】嗯哼你怎么知道我就没办法了?

11:44
【真•绅士】来呀劳资不怂!

11:45
【紫色兔子】呵呵

11:45
【并不是薯类】有点小饿。。。

11:45
【台式电话】我这有吐司你过来呀~

11:45
【并不是薯类】恶。。。直觉告诉我不要

11:46
【我恨电池】等会你是怎么做到一边跟我打电话一边打字的?

11:47
【台式电话】嗯哼就不告诉你

11:48
【名字烂大街】我这边还在放他的录音呢。。。

11:48
【台式电话】来感受电话的爱吧~

11:49
【名字烂大街】呕。。。

11:50
【PIZZA! ! !】想吃披萨ing

11:50
【料理一流】啊我这还有一盒你过来吧

11:51
【PIZZA! ! !】耶!

11:53
【名字烂大街】靠Chica别从我的保安室穿过去行吗!

11:53
【PIZZA! ! !】不听不听不听~

11:54
【鬼屋保安】完了。。。我的清白。。。毁了。。。

11:54
【真•绅士】卧槽?

11:54
【来呀冲刺跑啊】卧槽?

11:54
【爬墙扛把子】卧槽?

11:54
【我恨电池】卧槽?

11:54
【名字烂大街】卧槽?

11:54
【玩具熊】卧槽?

11:54
【PIZZA! ! !】卧槽?

11:54
【邦邦Candy】卧槽?

11:54
【身高一米八】卧槽?

11:55
【紫色兔子】呵呵

11:55
【暗影熊】呵呵

11:56
【爬墙扛把子】楼上俩破坏队形踹出去!

11:56
【宅,拯救世界】所以。。。发生了什么

11:56
【鬼屋保安】洒家的清白没了。。。

11:57
【邦邦Candy】你被弹簧上了?

11:57
【黄金熊】。。。。。。。。。。。。

11:57
【弹簧Trap】清白你妹啊!不就是扒了你的外套嘛。。。

11:58
【真•绅士】噫那你扒他干嘛

11:58
【弹簧Trap】嗯哼因为想试试穿保安制服是啥样的。。。可惜没镜子

11:58
【黄金熊】Freddy,我去鬼屋一趟。。。

11:58
【真•绅士】嗯哼去吧

11:59
【鬼屋保安】我什么都没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1:59
【真•绅士】呵呵,马上到时间了哟~

11:59
【名字烂大街】劳资无所畏惧【冷漠脸】

11:59
【我恨电池】Mike手电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1:59
【名字烂大街】别嚎这就给你拿!

11:59
【鬼屋保安】我看到GoldenFreddy正往这边冲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11:59
【弹簧Trap】耶!

12:00
【PIZZA! ! !】开玩啦!!!

12:00
【名字烂大街】呵•呵

12:00
【我恨电池】呵呵

12:00
【鬼屋保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壹』

嘀嗒,液体滴落到陶瓷地板上的声音。

虽然细小的几不可查,但寂静的房间中,这听在SpringBonnie的耳朵里却是异常的刺耳。

收缩的瞳孔中映着昔日搭档的身影,金色的礼服一丝不苟的穿在他身上,就像他们之前的每一次演出,一切都那么正常。而观众们也会在他们的表演结束后为两人献上一束玫瑰或百合,作为赞赏。

当然——如果观众们愿意忽视掉两位演者之一的GoldenFreddy嘴边和手中那刺眼的猩红液体的话。

“Goldy——......”SpringBonnie用颤抖的声音叫出对面青年的名字。他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一切都发生的那么突然。

一分钟前他还和Goldy一起站在简易的小舞台上等待演出,但从什么时候起,事情会变成了这样!?

听到他的声音,像定格画一般沉浸在不可置信中的GoldenFreddy终于回过神来。他转头看向SpringBonnie,似乎是想说些什么,可他一张口,血液便不受控制的从嘴角流淌下来,瞬间便染红了他的整个下巴,礼服的前襟也同样沾上了血,金色与红色混杂在一起,显得那么讽刺。

两人不远处,头上带着Foxy面具的小孩子——或者说这件事始作俑者,吓得跌坐在地上,嘴里含糊的作着根本就没人会在意的解释:“不......我没有............我只是想......——不是我......!”

愤怒一瞬间达到顶峰,SpringBonnie用力扔开手中的吉他,冲过去抓住他的衣领大声质问眼前这个该死的家伙:
“你都做了什么啊————!!!”

我们对你们之间的关系感情毫无兴趣,你们所做的事情我也不想去关心!但为什么————

为什么要把他扯进来啊!!!

而被他抓着衣领的小孩子已经吓得彻底说不出话来,现在只想从这个可怕的大哥哥手中逃开的他转头向一直站在边上的同伴们求助,但他们全都惨叫着跑开了“快跑啊啊啊!!!”

SpringBonnie才不会管眼前这个家伙的心情是好是坏,因为他现在正在极力地忍着掐死他的冲动!

凭什么!凭什么非得是他?!!

突然,他听到了一声刺耳的警笛声,而且正在快速的朝这边接近!

糟了,是警察!有人报了警?

SpribgBonnie猛地转头看向电话台,看到先前跑掉的小孩子的其中一个正站在电话边,明明站都站不稳,手中却死死地抓着话筒

该死的!SpringBonnie今天几乎把他脑子里能想到的话骂了个遍,平日里的修养此时全都丢到了一边

FUCK!FUCK!FUCK!FUCK!!!

他扔掉手中呆住的孩子,站起身朝已经彻底僵死的GoldenFreddy的方向狂奔!

就差一点了,SpringBonnie开口喊:“Gol——”

然而他的话才刚喊了一半,大门突然被用力地一脚踹开!一群穿着警服的人们冲进房间里,瞬间把GoldenFreddy的身边围了个水泄不通。

他慌乱地拨开极为碍事的人群想走到GoldenFreddy身边,却看见搭档被两个警察一左一右地架住,正拖向门外的警车

而GoldenFreddy也任由他们拖着他走,没有一点反应。平时面对SpringBonnie总是盛满温柔的眸子此时却如同一潭死水,毫无生气

SpringBonnie想跑上去把他从那两个警察手中抢下来,但自己却也被三个人死死地制住。他用力挣扎,却终究敌不过三位训练过的成年男人。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无辜的人被拖出大门

“不要!别带走他!求你们别——!!!!”
SpringBonnie祈求这群冷酷的人类,但根本没人理会他的声音

他朝GondenFreddy的背影用力伸出手,仿佛这样就能挽回他,终于那个人被强硬的按进了警车,他几近绝望地用尽全身力气喊出那个叫了几千遍,再也熟悉不过的名字:

“Goldy————!!!”

声音似乎终于传达到了犹如断线木偶的人身边,GoldenFreddy僵硬的抬起头,像是想回应SpringBonnie一般伸抬起沾血的右手,却再也没了伸出的机会。车门砰地被关上,断绝了SpringBonnie的所有希望。

警车飞速地驶离了案发现场,门外的栅栏被里三层外三层的缠上了黄黑色的胶带,
他也终于能够被放开,但已经没有用了。

没有用了。

因为

他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啊......

制住他的三人松开了手,先后走出了房间。失去了外界的支撑,SpringBonnie无力的跪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他不知道此时的自己还能做些什么。

坐起身,双腿曲起把自己尽量地蜷缩成一团,双手插进金色的发丝,用力攥紧。

透明的液体不受控制的从眼眶涌出,顺着双颊流淌,打湿了帅气的礼服衣领。

为什么他要被带走不可......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啊......

明明他才是受害者啊——

为什么啊!!!

模糊的视线中,他看见了披萨店的店长正越过警戒线朝自己跑过来,身后跟还着两个店里的员工,正跟大门口的警察们说着什么。不过他已经没心情去关心了。

随便吧。

——————————

我不会刀

相信我

一直想玩的演员梗

关于Vincent

游戏里的设定是残存的灵魂,所以他经常需要作为灵魂跟在SpringTrap身后满天飞

“可是他娘的劳资又不是GoldenFreddy那个挂逼你让我一个人类怎么上天?!!还半透明的灵魂,你半透明一个我试试!”

围观的人表示这已经是Vincent掀的不知道第几个桌子了。

PnoneGuy【深沉脸】【思考】:“嗯............”

“嗯............”
十分钟过后

“我有办法了!”

所以说威亚是个好东西对吧XD

——————————

PhoneGuy:“卡!这一场大家的表现都很不错!准备下一场吧!”

”好的~”Freddy伸手抓住Bonnie脑袋上的兔耳朵,咔哒一声,道具机械耳朵就被摘了下来。一边的Foxy也拿掉右手上的钩子,与道具桌上的一堆小绅士帽,机械兔子狐狸耳朵,吉他,音乐盒,甚至还有一架外骨骼堆放在了一起。

像是才想起什么,PhoneGuy问:“Vincent哪去了?”

一边笑得几乎站不住被Puppet搀扶着的Chica回答他:“他还在那吊着呢哈哈哈———”

大家一同看向还在威亚上的Vincent

此时他在离地两米的半空中双手抱胸,一脸想杀人的表情不耐烦地问:“喂,什么时候放我下来。”

没错,PhoneGuy想到的办法就是用威亚制造浮空效果,而半透明的特效在后期用电脑合成。

听起来很完美对吧?不过这对Vincent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因为他基本一天中十二小时都在天上乱飞!

一开始他还有些小恐高,不过现在,他甚至可以一边发呆一边被吊上天

呵呵。

Vincent已经控制不住用威亚线勒死PhoneGuy的冲动了。

看着他这在天上荡秋千的囧样,大家都很不厚道的地笑了出来“噗............”“HAHAHAHA”“呵呵”“哈哈哈哈哈嗝!......”

好的,Vincent现在不止想勒死PhoneGuy了。

他现在想干掉全场!

嗯,他已经能听到超神的提示音了。

这时他看见一边正搂着Freddy脖子的Bonnie把头靠在Freddy肩上像是在休息,其实大家对于这俩的日常虐狗已经习惯了

然而这不重要......

因为Bonnie他没笑啊——果然是同为紫色人物啊!果然他还是把他当朋友的!果然他的良心还是在的!

于是Vincent鄙视地看向下方笑成一团的家伙们:“你们就不能学学人家Bonnie淡定点!看见点事儿就控制不住(▼皿▼#)”

“你哪来的错觉............”Freddy从牙缝里挤出一句。他用力地扯着死死环在脖子上的两条胳膊“这混蛋快把我勒死了——”

他抬起手肘用力往Bonnie肚子上顶了一下:“放开!”

Bonnie总算是松开了手,蹲下身捂住肚子,声音里是藏都藏不住的颤抖:“抱歉......我没控制住呵哈哈哈............”

“要不要我勒你一下你感受下!?”Freddy揉着脖子。妈的差点就喘不过气了!

我刚才什么都没说。Vincent一脸灰白地想。

“哈哈哈好了都笑够了吧,威亚师!把Vincent放下来吧。”PhoneGuy总算是大发慈悲解放了他。

Vincent落到地上解开了防护装备后猛地一把抓住威亚线,扯着它径直往PhoneGuy的方向跑去!

“混蛋————!!!”眼看高强度钢丝就要环上红发男人的脖子,这时PhoneGuy却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盒子放在暴走的Vincent面前

“喏”

“哈?”Vincent一脸疑惑。这啥玩意儿?

“啊,”眼尖的Chica认出来了盒子上的商标“这个不是那家很有名的店里卖的招牌吐司嘛?超贵还限量,PhoneGuy你可以啊!”

“只能说我运气还不错~”PhoneGuy把吐司递给Vincent:“送你,当是我的赔罪吧。”

Vincent迟疑了一会,终于松开了手。

一边的威亚师心惊胆战地飞速回收威亚线,妈的这祖宗太吓人了

接过盒子打开,拿出一片吐司咬了一口,Vincent转过头说:“这次原谅你......”

“呵呵”PhoneGuy笑笑,什么都没说。

众人:“然而你忘了明天你还是要被吊上天............”

XDDDDD

想码字怕自己怠惰赶紧写个小玩意儿提提神

——————————

咳咳

Q:小吵架后媳妇生气了咋办?

A1:一秒认错,哄对方开心, 媳妇说啥就是啥!

A2:试着冷静下来,好好跟对方讲道理

A3:冷战,直到一方认错

A5:媳妇不听话?操服。

A6:不会吵架【冷漠脸】

————————————

嗯大家自己对号入座吧(滑稽

病患写的时候脑子里是没有CP的只是单纯的在码字

所以不要问我写的是哪对因为我也不知道(滑稽

好吧只有最后一个是想着双金那对的(´∀`)

超长篇估计是要炸了。。 就我这怠惰的程度。。。

虽然码字少了但长篇还是会码的,只不过也许会要很长很长时间。。。因为我的习惯是在手机便签里把整篇都写完再一段段发到LOFTER上 。。。

大家如果等不及我也可以试试先发个开头,不过这样就没有备稿了。。。等更新是很痛苦的事情。。。(虽然我并不怕你们来催更(抖M))

XDDDDDDD

披萨店的新员工(完)


——————

第二天,或者说三个小时后,披萨店迎来了新一轮的曙光。大家依旧微笑着招待客人,陪小孩子们玩,一切都显得那么平和美好。

ShadowFreddy并不需要像其他人那样去大厅帮忙,所以他此时正利用店里无处不在的阴影到处闲逛。

当他路过员工宿舍时,突然看到了一样东西,他一边笑着摇头一边走出阴影站到某扇门前

【哎呀呀,又忘记了呢】

他抬手拿掉挂在金属门把手上的铭牌,将里面用花体写好人名的纸条抽出来撕掉,并把空白的牌子挂回原位,然后又潜进了阴影里。

下一个被写进铭牌的人,会是谁呢?

希望那个名字保存的时间可以长久一些哟?

——————————

靠嘞我写了一整天终于把这篇长文码完了!礼炮!

果然我还是爱着五夜熊的【深沉脸】

掺了一小点双金糖粉,大家有察觉到伐?

再一次不要脸的求!表!扬!

看我多努力!

披萨店的新员工(4)


然而并没有人听到他的请求。

把他拖回来扔到地上之后,GoldenFreddy便没了动作,他默默地坐到保安桌上,双腿交叠,面无表情冷漠地看着地上眼里充满恐惧的他。这时只要仔细看便会发现,GoldenFreddy根本没有坐在桌子上。他的腿与桌子有大概五,六公分的距离,所以他只是漂浮在半空,然而此时的他已经没那么多闲心去关注这些了。

“呐呐Goldy鬼屋的保安又被我干掉了耶!”

极度紧张的氛围下,一个欢快的声音突地插进来。他转头看向门口,看到了白天见过的SpringTrap蹦蹦跳跳地跑进来,手里还提着一把沾血的消防斧。

而在SpringTrap身后,居然隐隐约约的飘着一个半透明的紫色人影?!

仿佛察觉到他的视线,人影转过头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难道他已经紧张到出现幻觉了吗?!!

“嗯。”简短地应了一声,GoldenFreddy抬手摸了摸SpringTrap的头。

这时SpringTrap才发现像尸体一样瘫在地上不敢动弹的他,自言自语道:
“我白天好像见过他......”

然后他扬起了手里的消防斧,转头问GoldenFreddy:“能砍吗?”

此时不知道跑哪去了的Bonnie也走进了狭小的保安室,靠在门边用嘲讽不自量力的笨蛋的眼神看着他

死亡的威胁越来越掐紧他的脖子,几近崩溃的他手忙脚乱地从地上爬起来,拖起已经吓软了的腿像无头苍蝇一样朝Bonnie身边的门口冲去!

嗤笑一声,Bonnie抬起手,用手背轻敲墙上的大门开关,灵敏的安全门立刻哐地关上,阻断了他的所有希望。

“这门可不止能用来把我关在门外。呵呵。”冷漠中夹杂着嘲讽的语气。

这时,金属撞击的声音通过大门传递过来,Foxy用他的钩子敲了敲门,略有些不快道:“嘿,你把我也关在外面了。”

“啊啊,抱歉。不过暂时先麻烦你在那待着吧,如果他跑了就需要你去抓咯。”Bonnie毫无愧疚地道歉。

“......好吧。” Foxy妥协。毕竟除了那两只开了挂的熊,他是店里跑的最快的。

“哐”,另一边的大门也传来被关闭的声音。Freddy双手抱胸,清澈的湖蓝色眸子像一块冰,从里面射出的视线令人脊背发寒。他扭头对着桌子因为灯光的照射而投下的阴影问:
“喂Shadow,怎么回事,你来解释下。”

【哎呀呀,这可不能怪我哦?】

令他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悠悠响起,他猛地看向声音传出的地方,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目瞪口呆:

桌子下的阴影突然像潮水一样泛起了波纹,一团影子一样的黑暗像街心公园每晚六点准时开启的喷泉一样猛地高涨到两米多!

一只脚从阴影中伸了出来,踏上了保安室的地板,随后一个人从阴影里显现了身形————正是今天从早上开始一直在和善地对他说话,照顾他的工作的人!

不过,与白天他穿的服务生装不同,现在的他穿着一身纯黑色的西服,袖子上的白色臂章就好像在告诉别人:

他要去参加一场葬礼——一个因为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而不得不去死的可怜员工的,葬礼。

“怎么可能不怪你,你今天一直待在他边上。”Freddy的声音将他拖回恐惧的现实“难道不是因为你的警告工作没做好吗”

ShadowFreddy用食指抵住唇,轻笑:
【呵呵,明明都告诉他不要乱跑了,可他偏不听,我也没办法啊?】

“鬼信你”Bonnie笑了一下,鄙视地翻了个白眼

“算了,你弄出来的,你解决。”Freddy冷漠地下令。

【是是,我知道了~】于是他转头看向SpringTrap:
【Spring,手里的东西借我下?】

“喏,给你” SpringTrap伸手把消防斧甩向他。

稳稳地接住迎面飞来的凶器在手里掂了掂,ShadowFreddy对地上的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同时扬起手中的斧子,用力向他的脖颈砍去!

红色的液体像决堤的大坝后的洪水一般不受控制地涌出,只一眨眼便染红了狭小房间的地面。

【晚安哟,新人~】

在场的人中,除了GoldenFreddy嫌恶的闪到一边避开飞溅的血液,其他人都没有任何的动作或表情变化,毕竟,他们早已习以为常。

谁的手上没有沾过血呢?

披萨店的新员工(3)

——————————

凌晨,04:47

〖唔呃......现在几点了?〗

〖好渴,去喝杯水吧......我记得厨房是在......哪边来着?...算了,一个个找吧〗

〖呃?那边有......灯光?这么晚了谁还没睡......〗

〖这扇大门是干嘛用的...?诶?它打开了!等等......里面有人?!!他手里的东西是什么?iPad吗?这个时间?在这里?玩游戏??〗

〖对面门口的人是......Chica?!她一个女孩子这么晚在干嘛?〗

〖为什么Chica要突然跳进去?她要干什么...!!〗

〖那个人被打倒了?!被Chica?......地上的那难道是......血?!!!〗

〖杀......杀人?!!!〗

〖为什么?为什么Chica要杀了那个人?!其他人不知道吗?!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也许这只是一场噩梦......我现在应该回到房间里睡觉!〗

——————————

这么想着他转过身,想按照记忆里的方向原路返回,可才刚走出走出几步,他的面前却猛地出现了一个人影!

因为是晚上的原因,他并不能看清面前人的样子,但他可以百分之百肯定,这个人就是Bonnie————除了他还有谁是血红的眼睛!

去他的美瞳!什么牌子的美瞳会发红光!

〖呃......我......〗

他支吾着想说些什么,可没等他编出什么,眼睛的主人先开了口:

“嗯?保安跑出来了?胆子挺大啊?”

保安?谁是保安?那个坐在房间椅子上手拿iPad的人?

然而本能告诉他此时面前的Bonnie并不是白天那个会跟他打招呼还把自己的吉他借给他的友善青年!于是他干脆放弃语言,用力推开面前的Bonnie,疯了般向前狂奔

一路没命般疯跑,他能清楚的听见自己心脏的狂跳声,眼看就要跑到走廊的尽头,眼前却突然闪过一道金色的光!

他大概永远不会弄清楚那天晚上,GoldenFreddy是怎么在零点几秒内一脚撂倒他,并拎住他的后衣领把他一步一步拖走的。

GoldenFreddy走得不紧不慢,丝毫不担心手上的人类会挣开他跑掉。在接近保安的那个房间时,他甚至看到了Chica正拽着那个穿着保安服的人的腿把他拖入房间外的阴影,同时在地上留下了一道狰狞的血痕!

恐惧令他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可抓住他的那只包裹着纯黑手套的手却像雕塑一般纹丝不动。正当他想干脆脱掉衬衫来逃开时,后领上的力道却猛地一变,他被直接甩进了房间里。身下正是那滩鲜红的液体,淡淡的血腥味无时无刻不刺激着他脆弱的神经。

拜托了,谁来救救他!!!